5578.com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5-07 15:36  【字号:      】

5578.com

  原标题:被解禁的“工业大麻”,成了资本新宠?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工业用大麻仅限于纤维和种子

  从未被批准用于医药和食品添加

  热炒工业大麻

  本刊记者/赵一苇

  监管层频频泼下的冷水,并没有浇熄工业大麻概念股的热火。

  自今年初以来,受国外工业大麻合法化消息影响,工业大麻一跃成为今年A股最热概念板块之一。截至4月19日,Wind工业大麻指数年内涨幅已达175.53%,远远跑赢大多数概念指数。

  二级市场的狂热持续向产业链上游蔓延。自2月初起,工业大麻板块就平均每个月新增超10家企业。截至4月19日,同花顺数据收录的45家A股工业大麻概念股上市公司中,股价实现翻番的个股已经超过10只。

  市场热情高涨,地方政府也对工业大麻表现出极大热情。目前,国内已对工业大麻种植和销售出台相关规定的省份仅有云南省和黑龙江省,正在代拟文件的吉林省有望成为第三个省份。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宣布在这三个省份开展工业大麻业务的企业多为药企,重点围绕工业大麻中大麻二酚(CBD)的提取和应用进行布局。

  大麻二酚(CBD)是大麻植物中主要的非成瘾性成分,具有镇痛、抗炎、抗痉挛等医疗效果,在生物医药、食品、化妆品等领域具有很好的应用前景。中国农业科学院麻类研究所亚麻大麻研究室副主任赵立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今已有多个国家宣布对CBD应用解禁,市场空间有望突破100亿美元,对企业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当前国内的大麻市场既有实际发展动力,也有较大的炒作成分。”

    CBD解禁潮

  这一轮工业大麻产业热潮中,焦点成分大麻二酚(CBD)的潜力主要在于医药保健和食品添加方面的应用。根据国内政策,工业用大麻仅限于纤维和种子,从未被批准用于医药和食品添加。

  国内对工业大麻的监管标准,自1985年起即与国际公约《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的规定保持一致。

  根据国际标准,大麻中致幻成瘾的毒性成分四氢大麻酚(THC)含量大于0.5%的大麻被称为毒品大麻,大于0.3%小于0.5%的大麻被称为中间型大麻,只有THC含量低于0.3%的大麻才被视为工业大麻(又称汉麻)。这类大麻被认为不具备毒品利用价值,在国际上广泛用于纺织、造纸、食品保健、化妆品、生物医药、建材等行业。

  目前,全球共有约30个国家种植工业大麻。其中,中国是最大的工业大麻生产和出口国,占据大约全球工业大麻种植面积的一半,提供了全球近1/3的工业大麻产量。在国内工业大麻产业用途中,纺织占据大麻产业的3/4产值。

  “中国工业大麻的种植历史已有6000多年,如今也是全球领先的工业大麻种植、处理、加工及出口国。”中国农业科学院麻类研究所三级研究员粟建光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目前工业大麻已知的800多份种子资源中,已有几十个品种投入现代化工业生产利用。

  靠近国内监管红线的工业大麻,主要是提取大麻中的大麻二酚(CBD)应用于食品和医药领域。过去,由于四氢大麻酚(THC)和大麻二酚(CBD)的化学式极其相近,曾一度被认为是同一种物质,因此CBD一直在大多国家的受控药物名单中,甚至被当做毒品看待。而在近几年,化工科学证实CBD无成瘾性且具备药用价值,提取技术也已发展到了能够实现THC与CBD分离的水平。

  自2017年起,一场全球范围内的CBD解禁潮出现。2017年,新西兰、德国、巴西、阿根廷不同程度地宣布医用大麻合法化,对CBD产品解禁。2018年1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将大麻二酚(CBD)从“违禁物质清单”中删除的规定正式生效;6月,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式认定,CBD不具备成瘾性且具备医用价值;12月,美国通过《农业法案》,CBD在全美50个州合法化。随后,英国、以色列、韩国、泰国等多个国家纷纷开始对大麻做出不同程度的解禁。

  去年底,针对《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中CBD和CBD制剂的禁令,世界卫生组织也提交了“将CBD和CBD制剂从国际药物管制公约中剔除”的建议。“若建议被采纳,中国作为该公约的缔约国,可能也会修改CBD应用的相关禁令。”兴业证券分析师李跃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自今年国内工业大麻概念股一路走高后,监管层对工业大麻的用途与审批再三重申加严,但市场仅短暂降温后再次热度上涨。李跃博认为,在全球工业大麻逐渐对CBD解禁的大背景下,对国内政策利好的预期仍然是市场走势不断上扬的关键因素。

  “目前,欧美国家已经有相当多数量和种类的CBD药品、食品、保健品、化妆品在市场上销售。”中国农业科学院麻类研究所亚麻大麻研究室副主任赵立宁表示,“作为科研人员,我们支持全国工业大麻合法化,坚定反对娱乐大麻(毒品)合法化。支持加强风险管控,在适当时期对大麻CBD药用解禁。”

  牌照收紧

  国内禁令尚未解除,概念板块已被炒热。为给市场降温,监管层进一步收紧了牌照审批。

  在国家禁毒委发布的《关于加强工业大麻管控工作的通知》中,要求各省加强工业大麻许可的审批,对过往批准的许可也要重新审定,严格规范工业大麻产业。

  而在国内最早对工业大麻种植和销售出台规定的云南省,截至2018年12月底,已颁发了45张《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6张《云南省工业大麻花叶加工牌照》,分别是汉康、汉木森、拜欧生物、汉素、峨山五行以及农科院。

  “牌照是企业入局工业大麻的关键。”李跃博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受新政影响,已持有工业大麻牌照的企业身价上涨,市场上的牌照价格也开始走高。 “从行情来看,现有的工业大麻种植牌照报价1000万~2000万元,花叶加工牌照报价为11亿~16亿元。处于前置许可阶段的工厂,报价估值在2亿~6亿元,估值高低主要取决于产能高低、申请进度、建设进度以及技术水平。”

  “种植牌照和加工牌照的门槛不同,尤其在CBD提取方面布局的企业,只有种植牌照没有加工牌照是无法进行提取操作的。”农科院麻类研究所研究员粟建光透露。

  根据云南省2010年颁布的《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和加工许可证均由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审批颁发和监督管理。其中,申请领取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从事工业原料种植的,要求申请主体是工业大麻种植、加工企业,具备“工业大麻种子由经过许可的繁种种植单位或者个人提供”“种植面积不少于100亩”“种植地点距离旅游景区和高等级公路1公里以外”“有台账管理制度”四项条件即可。

  而申请领取工业大麻花叶加工许可证,则要求具备“有不少于2000万元的注册资本”“有原料来源、原料使用、产品种类、产品加工的计划”“有专门的检测设备和储存、加工等设施和场所”等条件。

  高门槛的硬件设施是造成加工牌照审批成本高的关键因素。赵立宁分析,综合土地成本、设备成本和人工成本来看,有厂房的企业尝试加工需几千万起步,规模稍大成本就需上亿元。

  此外,工厂的生产进度、工艺方案和加工规模也决定了成本收回速度。粟建光认为,很多企业希望涉足CBD提取行业,提取技术是否合规,需要看禁毒部门最后的验收发证判断。同时,工厂提取工艺的差异决定CBD提取的纯度,生产效率也是影响成本的重要因素。

  政府严控加工牌照,与大麻提取过程中的潜在风险相关。粟建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即使工业大麻原料中THC含量低于0.3%,进入工厂提取环节时也能够提取出纯度很高的THC成分。“工厂在CBD提取生产过程中,完全存在从中提取THC作为毒品原料的可能性。因此,工厂整个生产流程必须由公安部门严格管控,从各个环节无死角进行公安联网监控,生产过程完全透明。”

  随着CBD的提取应用市场升温,新入局企业也以药企为主。粟建光认为,大型药企的入局能够给工业大麻产业提供资本支持,但关键在于上市药企成熟的管理制度能够在CBD提取、新药研发和销售环节提供重要支持。“CBD作为一种制药原料,重点在新药研发。国际上CBD制药尚处于起步阶段,但市场需求量很大。伴随技术发展和解禁步伐加快,将迎来爆发式增长,市场规模将达百亿美元。”粟建光说。

    地方涌动

  此轮工业大麻热潮下,以CBD为焦点的广阔市场前景也成为地方政府尝试布局工业大麻的动力之一。

  4月5日,雄岸科技发布公告,称已在黑龙江取得大麻种植、CBD提取、食品、饮料、保健品及化妆品原料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检测服务、商品进出口服务等多项经营许可。根据协议,雄岸科技将与黑龙江省抚远市政府携手,共同打造汉麻种植、研发、加工、营销全产业链发展格局。

  从地方政策来看,工业大麻产业已被纳入黑龙江省未来重点发展产业之一。去年3月,《黑龙江省汉麻产业三年专项行动计划》出台,汉麻产业被列为黑龙江省新增长领域的培育对象,计划到2020年将黑龙江省打造成国内甚至全球最大的汉麻产业基地。

  “目前,黑龙江刚处在政策窗口初步阶段,雄岸科技选择在此布局,拥有政策调节优势,也有更多的机会和空间去探索和试错。”兴业证券分析师李跃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此外,尚未正式放开工业大麻种植加工的吉林省,在去年8月透露放开意向后,也吸引了多家企业投资合作。

  今年1月,吉林省农业科学院与紫鑫药业荷兰FC公司合作成立吉林省麻类工程研究中心,签订《工业大麻合作研究协议》,尝试将工业大麻产业作为吉林省的新经济增长点。4月,通化金马公告与吉林省农业科学院、通化市二道江区人民政府共同签署《工业大麻合作项目协议》,表示计划在3~5年内,将种植大麻的CBD含量提升到10%以上,研发经费3838.32万元。公告发布后,尚未取得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的通化金马也迅速迎来多个涨停。 

  吉林省公安厅对外宣称,《吉林省委吉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新时代禁毒工作的意见》正在代拟中,工业大麻管理规范将作为一项重要内容纳入其中,下一步将参照云南省做法,以政府令形式出台吉林省工业大麻具体管理规定。

  “东北地区具备发展工业大麻的土地优势,广阔的市场前景也是地方发展工业大麻的重要动力。”赵立宁表示,黑龙江和吉林土地平坦广阔,农业机械化程度高,有利于开展大麻规模化种植。同时,东北地区在土地、人力方面成本较低,企业在政策窗口期布局也能享受更多优惠。

  在国内工业大麻产业中,云南省是全国至今唯一以法规形式允许并监管工业大麻种植的省份,也是最早涉足CBD提取研发的省份。

  早年间,云南省野生大麻资源丰富,当地少数民族有大麻种植习惯,麻类被作为一种经济作物广泛种植。政府监管难度大,存在毒品大麻泛滥情况,路边随处可见大麻吸食者,政府单纯管控难以完全铲除,遂通过改种工业大麻进行转化。“云南省观念先行,立法先行,对国内工业大麻产业发展具有示范作用。”粟建光表示,“云南推行规范化管控已有十多年,民众认知到位,大麻产业的法律和政策条件也最成熟。”

  自2010年起,云南省施行《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工业大麻的年种植面积达十余万亩,遍及昆明、玉溪、丽江、西双版纳等13个州(市)的38个县(市、区)。如今,云南省工业大麻的种植企业和单位已有三十余家,且最早一批获得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并能实现CBD量产的四家企业均在云南。

  几年间,迅速成长为亿元产业的工业大麻对云南本地经济发挥了积极作用。云南省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大麻研究中心研究员、首席科学家杨明介绍,在云南境内,尤其是在纬度24—30度的高海拔的山区(1500米~2500米),只能种植玉米、荞麦等少数经济作物,经济收入极低。而工业大麻的种植能为农户带来差不多一亩2000元以上的收入,远远高于其他农作物。

  此外,CBD市场的兴起还将带来更大利润空间。赵立宁给《中国新闻周刊》算了一笔账:当前,全球市场上CBD价格根据纯度为4万~7万元/公斤,用于CBD提取的大麻品种CBD含量在0.7%~1%, 一亩地生产大麻花叶120~200公斤,CBD提取率按0.5%~0.7%计算,一亩地在低时能提取CBD 0.6~0.84公斤,高时能达到1~1.4公斤。换言之,用于CBD提取的工业大麻用地产值最低也可达2.4万元一亩。

  “未来5~10年,云南省工业大麻的产值(包含种植和工业提取)将可以从目前的亿元左右增长成为一个超百亿元产值的朝阳产业。”杨明表示。

    资本风口

  截至今年初,全球已有41个国家宣布医用大麻合法,超过50个国家宣布了CBD合法。国际解禁加速,工业大麻概念持续发酵,已成为资本竞相入场的风口。

  据欧睿国际的数据,2018年全球合法大麻市场规模约120亿美元。根据 Canopy Growth 测算,潜在的全球工业大麻市场规模达 5000 亿美元。英国雅虎财经和Brightfield Group发布的一份新报告也指出,未来几年,欧洲大麻和大麻二酚(CBD)市场将呈指数级增长,到2023年,大麻行业增长将超过2400%,CBD增长将超过400%。

  在大麻产业成熟度高的云南省,国内龙头资本已经展开布局战。位于云南省东北角的曲靖市,成为顺灏股份、龙津药业、康恩贝等多家上市企业布局工业大麻的共同选择。

  在2月率先入局的顺灏股份第一期种植面积为1000亩,意在将大麻+电子烟作为新突破口,已签订种子购买协议且种植土地已翻地并做好了种植的准备工作;3月入局的龙津药业则宣布,2019年规划种植面积超过1万亩;押注最大的康恩贝则宣布,旗下3家公司共获得2.4万亩工业大麻种植许可。

  由于同为CBD布局,这三家企业选择的种子均为“云麻7号”。粟建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云麻7号种子的CBD含量在0.8%~0.9%,也是目前主要使用的CBD提取用大麻品种。

  “今年的云麻7号种子已经供应完毕。”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经济作物研究所教授杨明透露,今年计划种植的面积增长较大,种子已经供不应求。考虑到产业下游工厂对CBD的提取生产能力有限,政府已经在有意控制今年的工业大麻种植审批。

  CBD市场的蓬勃,也加速了CBD提取用大麻种子的迭代。“目前,云南省已有CBD含量1.33%的品种准备投入生产。”粟建光透露,“中国农业科学院麻类研究所与汉麻投资集团合作,已经培育出CBD含量高达3.6%,6%,甚至8%~10%的品种,正在抓紧落地。”

  实际上,刚刚掀起种植热潮的国内市场,在种子资源方面尚与国际上存在较大差距。

  “国内主要种植的工业大麻CBD含量在0.9%以内,而美国高含量CBD品种已接近16%。”粟建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麻品种的CBD含量较低,意味着要付出更多的种植、加工和污水处理成本。这一现状也导致国内开发的CBD经济效益差,国内大麻企业缺乏竞争力。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依靠国内众多领域技术力量,加大科研投入,联合攻关育种。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